轻轻一笑

我蘸胭脂向夜色一抹 世人便看见焰火

Q:喜欢伞哥是怎样的感觉?
A:在机场痴等一艘船。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高三炼狱。

【伞修】其实反差也是一种萌点 06

@地獄中的莉可莉絲  点梗  放閃
现实里怂得一比的音乐区情圣苏×总是被吓得半死的恐怖游戏实况大佬叶

chapter6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迈出车站的前一刻竟有些犹豫……”苏沐秋崩溃地挣扎着狠狠地在手机屏幕上一划关掉闹钟,认真地思考现在立马来一杯咖啡的可能性——昨天晚上他在客房的床上扑腾了半天心里都还是一直五味陈杂,愣是折腾到天快亮才睡着,现在他是困得随时都可以来展现一下传说中“站着睡着”的神技。

       苏沐秋艰难地爬起来穿上精心准备的一身行头,对着镜子将头发理了又理,好不容易才理出一个自然的有些蓬松的斜刘海造型,在心里祷告千万别因困过头而做出掉智商的事来让他清醒后追悔莫及。

       他有些神经质地不停拍着衣角,若不是那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他指不定还会跟那并不存在的皱褶较多久的劲。

       巧合的是叶修穿着的恰好是同一个款式的浑身上下一片深黑,若非苏沐秋肯定他绝没有和叶修串通好的话,他都要以为他们是故意穿成情侣装了。

       “我全白你全黑,还真是一点默契都没有。”苏沐秋笑着打趣,故意和他所想地反着说,不愿让叶修察觉到什么而有意疏远他——毕竟没感觉的话保持距离才是对彼此的尊敬,仗着别人的喜欢就大玩暧昧是不负责任的体现。他相信他不会看走眼,叶修不是那样的人,而他又不想同叶修变得生分。

       “怎么就没默契了?同色是撞衫,黑白可是情侣款。”叶修双手揣兜,微微侧首眯起双眼笑着看着苏沐秋,眼底似是深藏着什么。

       “喂,又瞎说。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苏沐秋的瞳孔迅速收缩,心头猛跳连带着呼吸一滞,回过神来后唯恐被察觉些什么,忙不迭佯装不忿地怼了回去。

       “人嘛,不论来去都赤条条。反正到头也是一死,不如趁着还有感知,怎么舒心畅快怎么活。”叶修依旧嘴角噙着浅笑,暗示般地反问,“不是吗?”

       充满某种暗示的话语轻飘飘溜进苏沐秋的耳朵,钻进他的头脑在里面翻腾不休。脑袋仿佛被篮球迅疾地砸了一下般轰鸣作响,吵得他有些头晕目眩,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处于睡眠严重不足的浑浑噩噩的状态的苏沐秋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其中暗含的种种意思,只得先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他转身从枕头下面拿出帽子和手套带上,而后又伸手在枕头下摸索,指尖轻轻拂过口罩,顿了顿后终是没好意思拿出来,便抽出手无比自然地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滑雪镜揣进兜里,转身看向叶修:“走吧。”

       叶修看着他空荡荡的面部,忍不住有些意外地轻轻挑了下眉,结果挑到一半被他硬生生忍了下来,点点头先一步转身出了门。

       一路上苏沐秋好几次动了动嘴唇想问点什么,可那些问话最终都还是在唇齿间滑溜溜地打了好几个转,而后归于虚无。

       他窝在副驾驶座上,时不时偷偷用余光飞速瞄一眼正专注于开车的叶修,偶尔心头触电般地战栗,向左偏转极小的角度,失了神地用温柔又苦涩、仿佛下一秒便要化为实质的视线描摹着他的轮廓。不甚清醒的意识让他险些按捺不住心底对叶修迫切的渴求,不顾一切地用他的双唇去感受叶修的气息——若非他三番两次将指甲深陷他的掌心,在上面留下月牙形的凹痕的话,他早就这么做了。

       叶修则一直直视前方,只是在堵车时手指会不自觉地轻轻在方向盘边缘敲击,发出“嗒嗒嗒”的清响。分明是在敲击方向盘,感觉却像是敲在了不知何人的心上。

       还不是时候。

       两人的心底同时响起这样一个声音。

       “到了,下车吧,再往上走几步路就到了。”叶修的声音突然撞上苏沐秋的耳膜,将他的神思从别的世界中拉了回来。

       苏沐秋这才抬眼向车外望去,入眼的尽是一片纯白,无数的雪花随着带着寒意的朔风在空中打着旋儿,有些落在叶修的肩头,成了显眼的缀饰,有些则顽皮地停在他的睫上,随着眨动而上下翩飞。

       苏沐秋的心底又咯噔了一下,却面上不显,三两下解开安全带泰然自若地下了车——心脏时不时兴奋地蹦跶着蹦跶着也就这么诡异地习惯了——可脑海中也还是出现了一个小人捂着心脏往前扑倒在地上,头顶上挂着“玩家苏沐秋已被一击毙命”的血红字样的画面。

       刚一下车苏沐秋便感受到了不顾时节瞎穿衣服的代价——瑟瑟寒风沿着他的身体轮廓呼啸着穿过,可那寒意却实打实地将他穿了个透心凉,身体违背了他的主观意志异常明显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听见叶修挺明显地轻笑了一声,于是又羞又窘地抬手死命地压低帽檐,扭头催促了两声就急匆匆地往前走了去,也不管他催促的那人究竟是跟没跟上。

       叶修望着那慌乱又带着丝狼狈的背影步履匆匆地往前走着,每次与人擦肩而过时都会更加用力地压低帽檐,远远地便能看清他露出的耳廓正泛着不自然的红,恍惚间似乎还能看到白色雾气缭绕在耳朵周围。走了一段距离后那人停下脚步回头,发现他竟然还定定地站在原地,顿时有些气急地掀起压得死紧的帽子盯着他。虽然由于距离的原因看得不甚清晰,但叶修光是想要都知道苏沐秋此刻一定是蹙着眉头瞪大双眼,一副又是气又是觉得不可思议的模样。

       一念及此,完全不受主观意志控制的笑意在叶修的面上泛起,他对着车摁下按钮将其锁好后便快步向苏沐秋走去。

       “你刚停在哪儿不走是几个意思?”苏沐秋没好气地白了叶修一眼。

       “就是有点好奇你要多久才会发现我没跟上来。”叶修笑着,一点也不在意被人明目张胆地白了一眼的事实。

       “你七岁小孩吗?”苏沐秋撇嘴无语,以前他怎就没发现这人内里就是个熊孩子呢?一想起以前把叶修当作完美无瑕又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崇拜的自己,苏沐秋就遏制不住自己打寒战的欲望。

       不行,这绝对是黑历史,绝对不能让叶修知道。

       叶修耸肩,不甚在意地换了个话题:“带滑雪镜了吗?”

       苏沐秋从兜里掏出黑色的滑雪镜在叶修眼前得意地晃了晃,他可是查过攻略的男人。

       一想到攻略,苏沐秋难免便又想到了他和苏沐橙私下里打的各种关于叶修的算盘,尴尬顿时涌上心头,僵硬地将脖子扭向另一边同时也放下了高抬的手臂。

       一旁发现苏沐秋又开始不吱声,努力艹着安静如花的美男子人设的叶修虽搞不清楚苏沐秋这又是怎么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也安静下来默默配合某人。

       一路无言,两人肩并肩缓缓向前走着,一阵风吹起,漫天纷飞的雪花便似乎突然有了神智般绕着他们欢快地打着旋儿。一个在他们旁边的女子忍不住悄悄用手机为他们拍了一张合照,屏幕上显现的画面中身着白衣的男子低着头看着脚下,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目中仿若泛着水花。而他身边的黑衣男子则是微微偏头浅笑着垂眸看他,目中尽是缱绻的情意,分明是大雪纷飞的冬季,这一幕却无端让人觉得心底暖洋洋的。

       如画的人,如画的情景。

       那女子看着自己拍下的画面,红了脸,忍不住将照片po到了微博。

揣着美食闯天下:天呐,去滑雪场的路上遇到两个超级好看的小哥哥,这仿佛冒着粉红色泡泡的背景一定不是我的错觉!【照片.jpg】

       而照片中的两人对这一切则是丝毫不察,沉默着进了滑雪场。

       叶修见苏沐秋仍然是低着头,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便用手肘杵了他一下,待苏沐秋一个激灵抬头看他后开口:“别发神了,把滑雪镜带着。对了,先前忘了问了,你会滑雪吗?”

       “……”苏沐秋默了,完全没想过这一茬的他表示瑟瑟发抖,“不会。”

       叶修挑眉笑:“需要我教你吗?”

       “不不不不不,我自己学,我自己学!”满脑子叶修贴在他身后握着他的手腕低头在他耳边说话的场景的苏沐秋疯狂摇头,在面上温度上升之前跑到一边穿上滑雪板,杵着雪杖一溜烟蹿上了坡。

       见苏沐秋上了坡,叶修也没一起跟上去,而是滑到坡下停着,侧着头不知在看些什么。

       虽然是个大写的菜鸟,苏沐秋还是一直滑到了坡的最顶端,没有像其他初学者一样从中间开始滑。

       他估计了一下,打心眼里觉得这个高度还好,于是慢慢蹭到中间,将雪杖杵在地上,手上一个用力,整个人就往前滑了下去。

       他的速度渐渐攀升,寒风拍打在他脸上冷的有些发痛,但此刻他却是异常兴奋,没有一点初学者的怯懦,这样的高速前进让他感觉他整个身心都像是要飞起来了一般,肾上腺素的分泌让他前所未有的快乐,胸腔中涌动的是少见的极度欢愉。

       滑雪似乎也没这么吓人?苏沐秋边滑边笑,然后有些得意忘形地抬起了双手全凭脚下的动作控制方向。

       乐极生悲,失去了雪杖的控制,他顿时向右一歪朝着围栏撞去。他连忙放下雪杖试图掌控方向,可已经太晚了,只能在撞上围栏之前弯下膝盖,将重心放在后脚跟上,同时将脚向前推出,学着电视上见过的动作减速。

       幸好他下意识的动作降低了他的滑行速度,撞上围栏时只是失去平衡一屁股摔在雪地上,人倒是一点事都没有。

       几乎是苏沐秋前一秒刚倒在地上,下一秒叶修就滑了过来在苏沐秋挣扎着自行站起之前扶着他的腰把他捞了起来。

       苏沐秋抬头,两人的呼吸瞬间便拉的极近,呼出的白气扑到彼此的脸上。

       叶修低头凝视着苏沐秋的双眼,眼中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初学者就玩这么大?嗯?”

       “……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苏沐秋讪讪地一笑,底气不足地说着。

       “意思是你还想弄出个什么问题?”叶修目光一沉,险些被气死。天知道他刚刚看到苏沐秋直直地撞向围栏时,他脑子里闪过多少滑雪时撞上障碍物而骨折甚至重伤的新闻,心里一阵阵的后怕。

       “我不是这个意……”苏沐秋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算了,今天就不滑雪了,去其他地方玩。”

       “不是,没必要啊,我不是好好的吗?好歹交了门票就这么走了不挺可惜的?”苏沐秋被拉着往外走,弱弱地抗议。叶修对此却是理也不理,径直将滑雪工具归还后拉着他便走出了滑雪场。

       一位忘带滑雪镜的人本想着只滑一会儿就走,免得被雪反射的阳光晃伤眼睛,不料看到了这全过程,登时捂住双眼连说:“哎哟我的眼睛,不行要闪瞎了,走了走了不滑了。”然后便把刚接过来的滑雪用具塞回去转身就走,路过叶修他们身边时仍在不停地“哎哟哎哟”地叫着。

       苏沐秋听着那人夸张的声音,忍不住想笑,抬眼一瞥却发现叶修的脸色难看的可以,于是将溜到嘴边的笑声给吞了回去,用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叶修:“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下次不会这样了。”

       叶修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苏沐秋便悻悻地闭了嘴在一旁cos安静的娇花,不说话了。

——TBC——

【小声】我觉得这学期可以把我给活生生累死……

所以……我又要开始写什么开心就写什么了【误】

评论(8)
热度(48)

© 轻轻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