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一笑

我蘸胭脂向夜色一抹 世人便看见焰火

Q:喜欢伞哥是怎样的感觉?
A:在机场痴等一艘船。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高三炼狱。

【伞修】双数组合的日常任务 03

定时发布。

 @湫。『准备复健』 庆祝高考完成!把棒棒送回给你!【?】【紧赶慢赶终于赶完了】以及既然是惊喜就不给你先看一遍了。应该没有挖什么坑……吧?

学校真厉害,快高三了搬个教室还要看黄历的,选了个适宜搬迁的黄道吉日……嗯…搬东西的时候还在放《好运来》……非常魔性非常之迷……

副篇:《秋木苏的被追杀日常》

chapter3

       一阵白光闪过,两个人影渐渐显露出来。右手拎着战矛的那位抬起左手遮住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转头看着身边的人,分明是在游戏中却硬生生弄出了睡眼朦胧的效果:“不行,要困死了,我去睡个回笼觉,回见啊。”说完也没等另一人有个反应,抬手唤出设置界面便径直戳向登出键,身形像快坏掉的老旧电视的画面般闪烁了几次后消失不见。

       苏沐秋对着先前还站着一个大活人的位置抽了抽眼角,憋了憋最后还是没忍住给他发了条留言:其实我觉得“一叶睡秋”这个名字还挺适合你的——往眼睛上盖一片叶子就能睡过三秋的老大爷。

       确认信息发出后,他颇为满意地拍了拍手,哼着自创的小曲儿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叶睡秋”这个外号似乎还有那么一层对他而言不太友好的含义。

       “诶各位父老乡亲们,最近手头有些紧,好货便宜卖了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全场一个金币,买了你也不吃亏,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苏沐秋在地图上随意乱溜达,寻了个风景优美,人流量又大的地方盘腿坐下,从背包里挑出一件仙气飘飘的月白色道袍换上,撑着新制的白色油纸伞人模人样地做起生意来。一边嘴上不停地吆喝着,一边还在心里默默盘算将这一箩筐货物卖出去后能赚多少金币,算着算着不由发愁地叹了口气。

       哎,钱是真的难赚,如果就靠着这点钱的话沐橙是别想上学了。幸好那个一叶虽然平时没少闹腾,但关键时刻还是挺靠得住,等到时候解决了沐橙的学费一定得找个时间好好谢谢他。虽然也承诺过他会答应他一个要求,但他真不觉得有什么要求能比得上那对他而言堪称一笔巨款的奖金。

       一念及此,苏沐秋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严重怀疑他再这么愁下去迟早会中年秃顶。他稍微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自己秃顶的样子,登时被吓得一个激灵。不行,太吓人了,他要乐观,要积极向上,绝对不能秃顶!头可断,血可流,秃顶?那是万万使不得的。

       在他又开始忙着招揽生意时,一只雪白的信鸽款款落在他的肩上,他扭头一瞅发现信鸽的脚脖子处绑着一个小袋子,一边嘀咕着谁会给他寄东西一边随手将其取下来塞进背包里后转头又继续忙活起他的生意来——有什么事比赚钱更重要吗?没有。自问自答完后苏沐秋又回想了一遍,觉得自己说的真在理,于是又特别满意地点了点头,彻底把小袋子给忘得干干净净的。

       等他将包裹里杂七杂八的货物都捣腾完,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苏沐秋收起纸伞站起身,习惯性地活动活动许久未经使用的腿脚,一拍脑袋想起了那个来路不明的小袋子,在将其冷落了数小时后才把它从包裹深处捞出来。

       “所以这里面到底装着个什么东……西?”苏沐秋刚把袋子打开一条缝就被从中溜出的莹润红泽给闪了一下眼睛,手一抖将袋子又捂得严严实实的,缓了缓做好心理准备后才又打开袋子将东西拿了出来,尽管方才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但将宝石掏出来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惊叹,“高阶暴击宝石!这到底是……”谁送的?

       一叶知秋。

       这个四字id在他还没来得及疑惑完时便已蹿出来,在他脑子里疯狂蹦哒着找存在感。苏沐秋神情有几分复杂地盯着手中清透的红宝石,而后抬首一言不发地望向之前叶修下线之地方向的天空,心中不知该归属为哪一类的情感喧嚣着翻腾不休。

       按这速度,要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这一屁股的人情债、钱债、各种债呢?可别是越还越欠,越欠越多了啊,不然的话岂不是得想小说里那样“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了?啊呸呸呸,不对,什么东西,他一大男人说什么以身相许?膈应,可真是膈应。都怪那个一叶,没事儿可劲儿送什么东西?不知道别人看着欠人的债越来越多心里难受得紧吗,还有没有点同理心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去哪儿了,被自己给吃了吗?

       如果叶修知道了他此刻的想法怕才真是要被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明明是一片好心却要被人这样闭着眼胡乱地怼,他才憋屈得想要指天骂地呢好吗?【心疼却抱不住这样胖胖的自己.jpg】

       苏沐秋蹲在地上低声叨叨了大半天,狠狠过了把吐槽的嘴瘾,咂吧咂吧嘴站起身,心满意足地走向最近的武器店,预备把这新到手的卖相颇佳的红宝石给镶到他的弓上去。这个宝石他一定得设置成可见的装饰,没准到时候跟人对挑还能起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呢。比如作为一个黑脸穷逼,受到了来自欧洲土豪的一万点内心伤害,然后发挥失常什么的。

       心机boy成就达成√

       “嘿老板,我又来照顾你生意了,怎么样,这次就便宜点呗?……”苏沐秋轻门熟路地拐进一间不起眼的小铁匠铺,像唠嗑家常一般跟店主讲起价来,力争做到能花99个金币就绝不花100个金币——对穷苦人家来说钱是怎么存起来的?不就是这样一个金币一个金币地节省下来的吗?没见那俗话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还有那“量变产生质变”吗?古人们好不容易才“实践出真知”,作为一个新时代青年,他怎么能将之放着不用白白糟蹋了呢?那才真真是焚琴煮鹤、暴殄天物。

       “99金币不能再少了,再少底裤都要赔来没有了,人要知足啊小伙子。”老板站在制造台前面,朝着苏沐秋吹胡子瞪眼。苏沐秋腆着脸赔着笑,反手从背包中拿出一坛陈年佳酿,顺手将盖子一掀,酒香四溢,直往人鼻孔里钻。老板一下子急了眼儿,一个箭步跨过来伸手捞过苏沐秋手中的盖子,“啪”的一声将酒坛子给盖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这诱人的酒香拐来那些嗜酒如命的酒疯子让给他们分了去。

       “行了行了,看在你还算机灵的份上就便宜你这一次,95金币,这可是真的不能再少了。明天这时候你就可以来拿了。”老板像抱着什么宝贝命根子一样抱着酒坛子,勉强伸出一只手出来朝着苏沐秋飞快地挥了挥然后就收了回去,摇摇晃晃地转过身走进店中的小房间关上了门。

       苏沐秋随手将弓与宝石拿出来放在制造台上,一阵白光之后便消失不见。他在心里欢快地打着算盘:一个金币的酒便宜了4个金币,相当于赚了三个金币,不错!虽然这酒要弄到手很花时间,但对他来说钱可比时间值钱多了,这一个买卖做得值了。

       走出店铺后他却总觉得浑身不大对劲儿,平白无故收人东西总归还是不大好,至少他过不了他心里那关。

       要怎么报答呢?苏沐秋就地一蹲,愁得五官皱成一团,想了大半天也没个什么主意,只好起身四处溜达,希望能有什么东西给他来点触动。

       “卖烟花了,卖烟花了,全网最漂亮的烟花!仅此一家别无分店了啊,各种加成效果应有尽有啊!”嗯,加成效果?苏沐秋耳朵一动,捕捉到了他感兴趣的词汇,装作不经意地走到卖烟花的人的摊位前状似随意地浏览着。

       经验烟花:经验加成10%,持续时间12h。

       银币烟花:银币加成10%,持续时间12h。

       ……

       百鸟王烟花:化身百鸟之王,任意召唤一只鸟类灵宠。

       万兽之王烟花:化身万兽之王,任意召唤一头兽类灵宠。

       苏沐秋看着最后两个烟花,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心动。开服这么久了,虽然现在早已是灵宠遍地跑,但他们两人却都没有灵宠,一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去完成一系列的捕捉任务,二是选择恐惧症,总觉得这也不错那也不错。

       不如就把这两个都买下来,兽类的那个给一叶,鸟类的自己留下。反正要还的肯定不止这个,短时间内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东西,不如就先将就着送了。而且这两个烟花还有几率召唤到超稀有的灵宠——虽然概率低到令人发指,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传说,从未有人召唤出来,顶多也就一个蓝色品质的灵宠。但是吧在结果出来之前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是那个欧皇幸运儿,点燃的时候还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来个验明正身,看看谁才是血统纯正的欧洲人。

       想到这儿,苏沐秋边唤了一声那个卖主,不费吹灰之力地用超级便宜的价钱,在卖主“终于有傻子买下这两个拖累玩意儿”的眼神中带走这两个烟花。

       他的那个等下次上线的时候就给他吧,至于自己的…苏沐秋思考了两秒钟,决定等到时候一起放,比比谁更欧,当面一分高下,虐死那个一叶!苏沐秋握拳点头,在某些奇怪的地方突然燃起了斗志。

       这次绝对要把那个一叶给比下去!

——TBC——

评论(7)
热度(17)

© 轻轻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